健康資訊網站, 流鼻水, 御藥堂

"海歸"辭去世​​界知名公司高管加入商飛 造自己的大飛機

“海歸"辭去世界知名公司高管加入商飛 造自己的大飛機

2014年2月4日
  往年,錢仲焱在美國洛杉磯過春節,掐著時差,每每凌晨四五點起,趕在大洋彼岸的年三十,給家里人打個電話拜年。 “再忙,這個電話一定要打。”

  如今,他工作在上海,回老家杭州蕭山,也就兩個小時車程。可因為乾的是大飛機,一年也就這幾天能回趟家。 “能回家陪老人過年,比什麼都強。”

  錢仲焱在美國工作生活了十年,已經在世界知名飛機製造公司擔任重要管理職位。在洛杉磯,他和太太收入豐厚,回國前還有了可愛的小寶寶。

  只是每逢佳節倍思親。 “美國春節過得比較簡單”。錢仲焱說,除了除夕電話拜年,第二天還會和公司裡的華人一起到中餐館聚個餐,一般看看前一天錄播的春晚。 “別看現在這麼多人吐槽春晚,我對它特別有感情,不看不行。”

  2010年,錢仲焱帶著妻子,和剛剛出生的寶寶,雙雙辭去工作回國。他加入了國產大飛機的製造團隊,擔任中國商飛上海飛機設計研究院適航工程中心副主任一職,成為大飛機適航取證的領軍人物。他的妻子從事建築設計、城市規劃,來上海後,乾脆自己創業,辦起公司,事業紅紅火火。

錢仲焱說,選擇回國有兩個目標:一個自然是希望能為中國造飛機,幹出真正屬於自己的事業;另一個更樸實,家人能團聚,父母年紀大了,上海杭州離得近,至少過年總能回家。

  馬年春節,錢仲焱的年過得和其他人沒啥大不同,按老家風俗,初一祭祖,初二初三走親戚,其樂融融。不過他也是眾人關注的“焦點”,不少親朋好友問起,大飛機究竟造得怎麼樣了,進度順不順,什麼時候飛起來……“有這麼多人在關心,我很感動,也感到壓力。”錢仲焱說,在國外造飛機,壓力主要來自商業問題;造自己的飛機,除了商業壓力,還必鬚麵對公眾的期待,“要對得起沉甸甸的期待,必須努力早日讓大飛機飛上藍天。”

  休息的工夫很短,南昌的機體製造商傳來消息,這兩天大飛機的機體又要“恢復”生產。製造過程中,中國商飛的適航團隊、民航局的審定團隊都要介入,“民航局他們的春節,估計也過不踏實嘍。”接到“復工通知”,錢仲焱笑著說。

  畫外音

  一個人,拉起一支隊伍;一支隊伍,補上一塊空白。在國產大飛機工程中,海歸專家錢仲焱帶出的年輕適航取證團隊,就填上了國內緊缺的人才空白。這樣的例子在中國商飛並不少見。

  國產大飛機,最缺的不是錢,不是硬件,是人。過去國內造不了客機,許多飛機專業人才遠赴重洋,進入世界一流企業實現個人價值。而受國產大飛機事業召喚,他們紛紛回歸,為了實現更大的夢想,也帶來寶貴的技術與經驗。

  大飛機項目負責人告訴記者,現在中國商飛在全球建立起供應商體系,很多國外供應商的職員,特別努力工作,盼著能被調派到上海。在這些國外職員看來,上海是個好地方,熱鬧、有趣、國際大都市,也是眼下全世界航空界關注的熱土。

  各方人才紛至沓來,需要我們更開放、更包容,改革的步子更大些,比如薪酬體系需要更加市場化,保障體係也要跟上,解除海歸人才的後顧之憂。讓更多、更優秀的海外人才來過“中國年”,是錢仲焱的一個新年願望。

分享到:

關於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