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資訊網站, 流鼻水, 御藥堂

吃葡萄到底要不要吐皮?

葡萄那誘人的紫色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一種營養成份—-花青素。花青素(anthocyanins)是一類類黃酮化合物,是構成花瓣和果實顏色的主要色素之一,主要分佈於表皮細胞與下表皮層。普遍存在於葡萄、紅球甘藍、藍莓、茄子皮、櫻桃、紅橙、草莓、桑葚、山楂皮、紫蘇、黑(紅)米等植物的組織中。

  在給植物穿上一層漂亮外衣的同時,花青素還扮演重要的強效抗氧化劑角色,能夠保護人體免受自由基的損傷。能夠增強血管彈性、鬆弛血管,增加全身血液循環,具有一定的降血壓功效;能增強免疫系統能力,抑制炎症和過敏(關於花青素,其他人的文章中已經講得很多了,在此不多贅述)。

  除花青素外,葡萄皮中還含有另一種抗氧化物:白藜蘆醇。該成份可降低血液粘稠度,抑制血小板凝結和血管舒張,預防血栓形成,對冠心病,缺血性心髒病,高血脂均有防治作用。還能夠預防腫瘤(專題 訪談 諮詢)形成,具有雌激素樣作用,可用於治療乳腺癌等疾病。

  《自然》雜誌發表了一篇哈佛大學辛克萊教授的研究報告,報告中指出:白藜蘆醇可能是研發抗衰老藥物及抗癌藥物的關鍵。廣州中醫藥大學的研究還證實白藜蘆醇能對抗愛滋病病毒。

而意大利的科學家給一種原產於津巴布韋的小魚餵食不同劑量的白藜蘆醇,結果顯示:低劑量的攝入對魚的壽命沒有產生改變,中等劑量的白藜蘆醇讓魚的壽命延長了三分之一,而攝入高劑量白藜蘆醇的魚的壽命則延長了50%以上。且其它的研究也發現,白藜蘆醇能夠顯著延長低等生物的壽命。白藜蘆醇主要是通過保護細胞線粒體中的DNA免遭損害而發揮延緩衰老功效,我們有理由期望它在人類身上也能發揮同樣的功效。

  那麼,我們吃葡萄時,是不是連皮帶籽(葡萄籽中原花青素含量更高)一併吞進肚裡,以得到這些強效抗氧化物的呵護呢?

  首先,目前的食品安全問題越來越不盡如人意。筆者自家以前就種過一株葡萄,知道葡萄的用農藥量很大也很頻繁,不噴藥根本無法結出葡萄。市售的葡萄從開花結果開始,一般7~10天要噴施一遍殺菌劑,到後期為防止葡萄炭疽病危害葡萄果粒,更要針對果穗專門經常噴藥。

  在洗滌過程中,這些農藥是無法完全去除的。目前市面上有很多號稱能夠去除水果表面農藥的洗滌劑,實際效果並不如宣傳的那麼好。

  其次,葡萄中的原花青素和白藜蘆醇等抗氧化劑在水中的溶解度並不高(白藜蘆醇更是難溶於水)。學過營養學的人都清楚,營養成份必需溶解於水中或者脂肪中才能被人體所吸收。溶解度低就意味著其中大部分營養成份將穿腸而過,達不到期望的效用。

  所以,為了自己的健康、安全著想,還是忍痛捨棄葡萄皮上含有的豐富的纖維素以及不易被吸收的抗氧化劑等營養成份吧。不過不必擔心,大自然賦予我們另外一種好飲品。

  上述抗氧化物雖說其在水中的溶解度較低甚至難以溶解,但均易溶於乙醇等有機溶劑。所以人們常用水+有機溶劑的複合萃取物來提取上述成份。而用葡萄釀製成的酒則成為天然的抗氧化物聚合所(葡萄酒中的抗氧化物一般統稱為多酚類,包括:沒食子酸、兒茶素、槲皮酮、原花青素、水楊酸、白藜蘆醇等)。研究發現葡萄酒中白藜蘆醇的含量遠遠高於葡萄中白藜蘆醇的含量,而紅葡萄酒中含量高於白葡萄酒,國產葡萄酒白藜蘆醇的含量在16.7~46.3mg/L之間。

  在地中海式飲食中,長年飲用紅酒的習慣使得當地人的心血管發病率很低。法國里昂心髒病膳食研究的結果表明:與美國心髒病協會標準膳食組相比,地中海式飲食組因心血管病發作的死亡率要低76%。當然,整體飲食結構的合理是產生上述結果的前提,但其中紅葡萄酒也功不可沒。

  只是,任何事情都需要有一個度,套用一句廣告語:紅酒雖好,也不要貪杯。

分享到:

關於作者